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港台神算 >

港台神算

2014两会策划:反腐大戏中的那些人-搜狐财经

发布时间:2019-09-13

  中国过往的炫目增长超过了最乐观者的预期,而潜在风险与结构性弊病也超过最悲观者的想象,2014年伊始,中国经济增速的放缓,更为唱空者提供了口实。

  痛苦的紧缩正在为过去十年的宽松埋单,雾霾的空气在为过去三十年的发展偿债,还有痛苦的去杠杆化过程,痛苦的自我削权过程,美文_荔枝网新闻,痛苦的由奢入简的过程……

  不过,尽管债务问题、环境问题正在成为巨大威胁,经济硬着陆正成为难以估摸的风险,但中国依旧是潜力最大的市场,依然是新兴市场中最为坚挺的一极,经济依然活力十足吸引力十足。

  2014年,将是中国经济最具看点的一年,改革成败攸关的一年,而开局伊始的全国两会,看点十足。详细

  2012年底中共十八大召开后,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为首的新一届中国高层履新后,强力反腐。习以“打铁还需自身硬”来表露反腐决心,又以“物必先腐,而后虫生”之说警示官员,并强调“腐败问题越演越烈,最终必然会亡党亡国”。

  一年半的时间内,反腐强力推进,共有10.8万余违法违纪的大小官员相继被查办,公款吃喝等三公消费也得到了较大的遏制,奢侈品销量和豪华宴会数量均有明显下降。反腐之后,包括餐饮、服装、酒店、汽车、手表等奢饰品行业,在中国的日子也都没有以前那么好过了。

  据不完全统计,中共十八大以来,已有21名省部级官员、逾70名厅局级官员被查,其中包括蒋洁敏、李东生、3名正部级官员。

  在落马的21名省部级官员中,既有位于中央的原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国家信访局副局长徐杰等人,也有来自湖南的童名谦、内蒙古的王素毅、陕西的祝作利、广西的李达球、贵州的廖少华、四川的李春城郭永祥、海南的冀文林、广东的周镇宏、湖北的吴永文陈柏槐郭永明、江苏的季建业、安徽的倪发科、江西的陈安众等几乎遍布全国各地的地方大员。

  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称,2013年全国共有31名中管干部被查,18.2万干部受党纪政纪处分,36907名涉腐官员被立案查办,30420名党员干部因违反八项规定精神被处理。

  另外,据分析称,2014年的反腐力度与规模可能比2013年更大,而且,即使腐败官员已退出一线,仍要追责。

  在中央重拳反腐之下,官员公款吃喝的现象明显减少,以至于中国最富有的人群开始大幅削减送礼支出了。胡润百富调查显示,中国富人“计划在(2014年)春节赠送5000元人民币以上礼品的人比去年少了25%”。另外,据媒体2013年年初报道称,广州、苏州等地有官员为躲避查处,而悄悄处理灰色房产,或将房子过户到亲友名下,或在熟人圈流通,或是通过中介在小圈子内转售。

  据媒体报道称,为逃避打击铺张宴请,官员将“地上”活动转入地下:许多政府部门将自己的食堂重新装修,并从当地最好的餐厅聘请厨师,豪华程度堪比五星级酒店。

  在中国,由于政府监管几乎无所不在、官员权力几乎不受限制,中国商人和资本主义国家同行相比,需要更多的与政府官员打交道。对于部分商人来说,这也成了他们的优势,由于和官员的良好关系,他们能够获得无数既不合规又不合法的优势。但当其依附的主要官员最终落马时,通常情况下,该商人的垮台也为期不远。

  比如,当原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因反腐而落马时,众多和他有良好关系的亿万富翁,纷纷失踪或被逮捕。这些人包括成都高投集团董事长平兴、四川明星电缆股份公司董事长李广元、成都国腾实业董事长何燕、成都兴蓉集团董事长谭建明、成都会展旅游集团董事长邓鸿、四川金路集团董事长刘汉、成都建工集团董事长张俊、四川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和成都工投集团董事长戴晓明。

  同样,当原江苏省南京市委副书记、南京市长季建业因江苏首富苏州金螳螂董事长朱兴良的狱中供词而落马时,同样的一幕再度上演。江苏吴中集团董事长朱天晓、香港地产商人周达伟、到底是朴有天性侵还是朴施厚性侵?苏州美田董事长高琪等人,因为与季建业不同寻常的关系以及从中获得巨额利润,相继被反腐机构调查或逮捕。

  尽管中央强力反腐,但在短期内,“政府监管几乎无所不在、官员权力几乎不受限制”的现状并没有多大改变,很多商人仍然需要去巴结官员、搞好关系。

  据新华网报道称,中央严令之下,送礼现象并未绝迹,只是方式更加隐蔽,花样也在翻新。新华网记者拿到一家知名家电企业2013年中秋节送礼计划显示:今年送礼范围不仅没有缩小,反而在春节“公关维护”的基础上有所扩大,涉及北京、上海、QQ网页登录限制怎么解除,广州、南京、成都5个区域,总计人数360人,其中仅某一个机构部门就需要送出280多份礼物。

  这样的现状表明,不仅反腐仍需要继续强力推进;制造腐败的制度,同样需要得到强力改革。

  在中央重拳反腐之下,官员公款吃喝现象明显减少,公务员也成了“受害者”。据媒体报道,过去一年里,从端午节、中秋节到春节,公务员原来一直享受的各种福利,几乎都消失了。于是,各种奇怪的声音出来了。

  一位基层公务员声称,“往年一到春节,各级单位赠送礼品、购物卡和单位发放的食品和劳保用品,都是一笔颇丰的收获,价值接近3万元”,但2014年的春节,“单位里所有发放的礼品全部取消,奖金和购物卡也取消了”,“往年塞得满满的储藏间空了,今年吃个水果都要自己掏钱买,孩子都说好玩意儿少了”。

  杭州某机关的一位中层领导则表示,“以前这个时候到过年前,我至少要吃六七次年夜饭,今年一个邀请都没有收到,我这胃不用受罪了”。

  尽管目前没有反腐对公务员影响的权威统计数据,但据中纪委监察部于2013年11月公布的数据显示,各级机关公文精简了56%,因公出国(境)人次数下降了16.8%(1至8月),招待费下降了52.07%(1至8月),培训费下降了37.87%,印刷费下降了13.49%。

  于是,在公务员群体中,抱怨工资低、呼吁涨薪、威胁离职的声音开始多起来了。

  例如,据《瞭望》新闻周刊援引江西省南昌某市直机关公务员李文的话称,“单位各种福利被取消后,少数公务员心生抱怨甚至工作消极,大家都觉得自己已经对得起那2000多元工资了”;《人民日报》的一位评论者则问道,“非要让公务员的养老金和蓝领工人水平一样,对寒窗苦读十几载的公务员来说,是否也不公平?”;《经济观察报》则报道称,公务员队伍频频发出“太难干了”、“好日子没有了”、“不适应”,甚至想跳槽的声音。

  财经作者凌书岩在搜狐财经“新视角”栏目中分析称,“公务员的待遇暂时受到了中央禁令的影响,但是,他们的权力没有受到影响。能够进到体制内的,可以说,大部分人都是人精。只要政府权力没有削减,剩下的就是如何用权力捞到好处的问题,即便一时受影响,早晚也能找到变现的途径。”

  诚然如此。据新华社报道,新郑市一位基层公务员在谈到这一问题时称,“好不容易挤破头进来,谁现在走谁傻。”

  这位公务员个毕业于武汉一所名牌大学,有研究生学历,尽管“他的工作都是写写材料,在办公室打杂,天天唯唯诺诺”。

上一篇:X战警系列的观看顺序是什么?

下一篇:没有了

救世通天报网址| 中华鹰坛主论坛| 香港六和神算开奖结果| 六合杀手a全年图纸| 红波有哪些| 本港电视台直播开奖| 香港红牡丹高手论坛| 王中王论坛免费资料| 香港挂牌之脑筋急转弯| 易发高手论坛|